再访大方

沈德溶

大方县在贵阳市的西北,从贵阳去大方坐汽车也要5个多小时。大方县属于毕节地区,是贵州省的贫困县之一,为汉、苗、彝族杂居区。上海市两会有意于在兄弟民族地区捐助一所希望学校,帮助兄弟民族培养人才,从而发展经济,改善当地面貌。因此,经过上海市宗教事务局和贵州省宗教事务局的穿针引线,于1998年决定捐助261,800元在大方县竹园乡建造一所民族希望学校,并派遣沈德溶、史奇圭、傅先伟3人在上海市宗教事务局二处许开盛副处长陪同下于去年7月去大方县竹园乡该学校举行奠基典礼,受到省、县、乡各级领导及兄弟民族群众的热烈欢迎。

在当地党政有关部门的亲切关怀下,这所希望学校的建造十分顺利,在短短的10个月中,校舍已经完工。因此,省、县、乡的领导又邀请上海市两会去参加落成典礼。我们邀请上海市宗教事务局吴孟庆副局长及二处杜庆余处长一同前往,当蒙吴局长、杜处长慨然允诺。

为了市两会要同云南省两会商讨今后3年两省、市之间的结对子帮困事宜,所以我们先去了昆明,然后,于5月3日从昆明飞抵贵阳。这是我第三次到贵阳了。我第一次去贵阳是在1989年,那时我在全国三自担任秘书长之职,那年春天,与曹圣洁、蔡约生两位牧师访问广西、贵州两省教会。那时我对贵州的认识很有限,只是记得在中学念地理时书上讲的三句话说,贵州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因此,贵州给我的印象是气候不好,道路不平,人民穷困。到了贵阳,才知现在完全不是这样了。贵阳的天空是蓝蓝的,马路十分平坦(后来去外县,才知道有些公路也是很不错的)青年人的穿着不亚于上海。第二次是在去年,发现贵阳同10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新的建筑不少,商业也很繁荣。今年第3次去,感到贵阳变得更漂亮了,真是“毛头姑娘十八变,越变越漂亮”。

在贵阳我们在第二天便分头去参观访问,吴副局长和杜处长去了黄果树大瀑布。我和傅先伟则去了遵义,在遵义参观了“遵义会议纪念馆”及“红军总政治部”旧址。当我们看到附近有教堂时,原想进去参观,但是由于当时正值午饭时间,堂内无人,因此,只得在门外观看一番。回贵阳的路上又参观了国民党反动派关押革命志士的“息烽集中营”,可惜没有篇幅,只得不谈了。第三天一早就直奔大方。贵阳去大方的公路路面不好,又加上还在修理,所以更加颠簸不平,去年史奇 牧师就是因为胃病受不了如此的折磨,因此今年他不愿再来了。我由于已在多年前切除了阑尾,所以尽管是吃过早饭后马上上路,我心中一点不怕,因为阑尾已经没有,当然不怕会发阑尾炎了。我们在一路颠簸中前进。5个小时后来到大方县境内,大方县的两位副县长和县宗教局局长早已在此等候,他(她)们请我们在路边的一家饭店休息并用餐。饭店用酸菜烧鱼作为主菜,大家肚子也饿了,一吃之下,赞不绝口,觉得味道十分鲜美。有人还向主人提出建议,你们可以在上海开家餐馆,就卖这道菜,包你一定能生意红火。可以和上海的火锅城一决高低,肯定会胜过他们。用过午餐,继续赶路,又过半小时,才到了大方县城。县政府今年招待我们住在大方烟草干部培训中心,去年我们来时,还没有这个中心呢!这天下午,吴孟庆副局长及杜庆余处长去参观彝族历史上的女英雄奢香纪念馆和奢香墓。我和傅先伟同工因为去年已参观过,所以我们请县宗教局长陪同去访问大方县教会。大方县教会在一条狭隘的小弄中,教堂可容纳100人左右,但因建造太久,需要维修。现县政府已拨给他们一块地,准备造教堂。我们在堂内见到了教会负责人,两位牧师,一男一女,都是80开外,一位长老年已90,还好有一位四川神学院毕业的陈学艳姊妹在负责,才使这个教会得以办下去。我们同他们谈了很久,并一起摄影留念,希望大家为大方县教会代祷,使他们建造圣殿的工作能够顺利完成。

5月6日,一早就坐车去竹园乡,路上花了1个小时。当我们到达竹园乡时,看到几百个兄弟民族的孩子早已列队夹道欢迎,我们忙向他(她)们鼓掌致意。这个队伍足足有一公里长,我们看了很感动。希望学校的校舍造得很漂亮,三层楼房,每层楼有6间教室,墙面贴了墙砖,教室很宽敞,采光也好。由于校舍造在一座小山上,四周十分空旷,因此,需要安装一个避雷器,此外学生厕所需在楼房外面建造,还要添置课桌课椅,我们认为这些都是必需添的。因此,答应再捐助5万元给希望学校。

庆祝大会开始,县的有关领导都到了,毕节地区的一位副专员和地区妇联主任从毕节赶来参加。唱国歌后,就是讲话,我在讲话中,表示现在学校的硬件已经有了,接下去是师资的聘请,学生的招集,希望在今年9月新的学年开始前能够做好工作。我还勉励学生们要珍惜这个上学的机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多学习一些文化知识,早日成才,早日为家乡的建设服务,不辜负父老乡亲们的盼望。吴孟庆副局长也应邀讲了话。副专员、县委书记、地区妇联主任、县委宣传部长等领导在讲话中一致肯定上海市两会为兄弟民族地区做了一件大好事,表示感谢上海市两会。之后为授牌,由我和吴孟庆副局长把学校的招牌授给竹园乡的乡长,并随即挂在校舍的门上。此时鞭炮齐响,热闹非凡。其实我们只出了一点小小的力量,但大方县及竹园乡却给我们极其深厚和极其热情的回报,使我们于心不安。

在竹园乡吃过午饭后,我们就立即回贵阳。由于路上两次补胎,又遇上一次交通事故堵车,所以回到贵阳已是晚上9点半了。虽然时间晚了一些,但蒙主祝福,一路平安。

5月8日我们一行4人乘上航班机回到上海,我顺利地结束了第三次贵州之行。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