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诚的忏悔

奥古斯丁著 陈迁忠译

导言

自从有圣经以来,在众多宗教书籍中,《奥古斯丁的忏悔录》可算是最多人阅读的一本书(或者只有《效法基督》一书是例外)。说真的,奥古斯丁可说是继圣保罗后,最具影响力的基督教思想家。他不只是在他自己的时代中最伟大的人物,其思想更笼罩了整个基督教神学有7个世纪之久。他的思想也奠定了后来的罗马天主教的神学。他也同样启发及领导了马丁路德、加尔文,以及其他宗教改革时期的伟人。从这个角度看,他的思想是普世、超宗派的。他是属于整个教会的。

《忏悔录》本身其实是一系列的祷词——即是一个人将自己的秘密——在上帝面前卸下重担的记录,他向上帝吐露了自己的一切言行、思想。当我们阅读时,就好像阅读一本自传——一个人的生平,看见他悔改之前怎样不断地与上帝挣扎的过程。

奥古斯丁年方30时才真正归依基督教。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异教徒与享乐主义者。所以当我们阅读这些文章时,我们看到一个极其纵欲的人,他的一生与放荡无为的人无异,但在上帝的恩典里,却得到了转变,成为不折不扣的圣人。

奥古斯丁生于公元354年,卒于公元430年。他信主后,就不间断地写作。这里我们只从他的《忏悔录》,摘录一些以飨读者。

上帝的荣耀

主啊,你真伟大,配得无上的赞美;你的能力何其宏大,你的智慧何其无限。

主啊,人要归颂赞与你;人,不过是你创造的一小分子,人将自己的死披戴在身上,见证他们的罪过,也见证上帝怎样阻挡骄傲的人。然而人要赞美你,因为他们只是你创造的一小分子。你使我们苏醒,好叫我们为了赞美你而欢欣,因为你为自己创造了我们;除非我们安息在你怀中,我们的心便无法得着宁静安详。主啊,让我知道并明白孰先孰后:应先向你呼求,或先赞美你?再者,应先知晓你,或先向你呼求?因为又有谁能不认识你,而向你呼求呢?不认识你的,只能向其他的神呼求,而以为是呼求你。或者我们应向你呼求才能得识你?但他们怎能向一个未曾相信的神呼求呢?没有人传讲他,他们又怎能相信他呢?但那些追寻主的,会赞美他。因为寻找他的必寻到;寻到他的,必赞美他。主啊,我向你呼求,为着寻到你;我要向你呼求、信靠你;因为我们从听道认识了你。主啊,我的信心呼求你;你赐我的这信心,靠着你儿子的道成肉身,靠着你的传道者的侍奉,感化了我。……

啊,我真希望能在你怀中安息!啊!愿你进入我心,使它陶醉,让我忘掉自己的不是,来拥抱你,我至好的上帝!主啊,你于我是什么呢?求你怜悯我,让我查询。或者,我于你又是什么,竟至使你命令我爱你,若非如此,则向我发怒,说,若我不爱你,将降最大的苦难与我?不爱你岂是易事?啊!为着你的怜悯,主我的上帝啊,请告诉我,你与我何干。求你对我的灵魂说:我是你的拯救;求你说,我很想听到。主,看哪,我的心就在你跟前;打开我耳,向我灵魂说:我是你的拯救。我必向你的声音飞奔,好紧紧抓住你。求你不要掩面不看我。我愿看到你面而死,也不愿意至死都见不到你的面。

我的心灵狭窄,不配请你进来;但主啊,求你使它宽阔,你好进来。它是毁坏的,求你修补。在它里面有太多东西是使你不悦的;我知道,我也承认。但又有谁能洗净它呢?除了你之外,我又能向谁呼求呢?主啊,求你洗净我隐而未现的罪,也赦免你仆人在他人身上所行的不义。我仰望你,所以才这样说。主啊,你是知道的。我岂不是违背自己,向你宣告自己的罪孽,而你,我的上帝啊,却已赦免我心中的罪污吗?主啊,你是真理,我断不敢与你争辩;恐怕自欺欺人,以为自己没有什么罪过。所以,我断不敢与你争辩;因为若你定了罪,谁能站立得住呢?

悔改

我心灵受到创伤,不同于寻常地,我变本加厉地责备、折磨自己,犹如在自己的锁链中翻来覆去,想弄断它;即使看来已断了,却好像仍系着我。主啊,你不放松地在我里面催逼我,好似无情地、加倍地以恐惧及羞愧鞭策我,恐怕我屈服于那细弱的锁链,仍然靠着它的力量,反而把我愈捆愈紧。我心中呐喊:“解决它吧,解决它吧!”这样说的时候,好似下定了决心,我几乎要去做了,但又几乎放弃,最后还好能维持不至跌入原状,能站立得稳。但到时又忍耐不住,再次祈求能减轻负担,欲弃还迎的想抓住最后防线,几乎抓着了,却并没有得到手:我仍犹豫不决,不肯向死亡而死,向生命而活。就这样我很难脱离以往的恶习,看来似乎已经克服,改变成为新的我,但到时又裹足不前,虽然不至于退却,但却左右两难地悬挂在那里。

浪荡的儿戏、空虚的浮华,旧有的私隐,它们都绊住我,扯着我肉身的衣裾,轻轻地说:“你不会抛弃我们吧?从此以后,我们就此永远分离吗?我们就成为不该的,非法的吗?”主啊,它们想暗示什么呢?就让你的怜悯把这一切扫除出你仆人的心灵吧。它们提议的是何等污秽的事!多么可耻!现在我不大听到它们的声音,它们并不公然展示自己或反对我,可是它们却不断在我背后窃窃私语,看到我要离去,都拉住我好多留连一会儿。它们还是阻碍了我,使我犹豫不走,以致不能突围而出,从它们中间释放出来,往呼召我去的地方。以往的恶习对我说:“想想,你怎能没有我们呢?”……

这些相持不下的争论,在我心内正是我与自己的争斗。艾力毕斯(Alypius)坐在我旁边,默默等待我失常的仪态有何变化。

即后,从我心灵深处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悲哀,像一场大风暴涌起来,带来倾盆的泪水。这时刻,有人在场反而不好,我起身离开了艾力毕斯,好独个儿痛哭一场。我觉得单独一人较适宜于尽情痛哭,所以我避开他,免得我感到受拘束。他很了解我,故仍是坐在那里,非常诧异我的情况。我到一棵无花果树下时,泪水已涌流如河;但我相信你会悦纳这样的献呈。我开始语无伦次,却是对你完全的倾诉:主啊,还要多久?还要多久?你不会永远向我发怒吧?请你不要记得我以往的罪孽,因为我觉得我仍被它们捆绑着。我只能这样的哀号着:要多久,要多久?“明日复明日”吗?为何不是现在呢?现在不正是完结我的不洁的时候吗?

就这样,我异常伤心地哭泣不已。忽然,从邻舍的屋里传来一个小孩的声音,是男是女,我辨认不出,反复地说:“拿起来读,拿起来读。”刹那间,我的面容镇静了下来,仔细地回想这不会是小孩游戏中惯常哼的歌词吧,但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词。我停止了哭泣,起来,心想这必定是上帝的命令,要我打开圣经,阅读翻到的那一章。因为我曾听说安东尼(Antony)也是这样,读到福音书的一节:“去变卖你所有的,分给穷人,就必有财宝在天上,你还要来跟从我。”他当这节经文是直接对他讲的。就靠着这个命令归向了你。我于是兴奋地回到艾力毕斯那里,拿起放在那里的使徒书信,打开来,默默读了那一段经文,也就是我第一眼看到的经文:“不可荒宴醉酒,不可好色邪荡,不可争竞嫉妒,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我不想再读了,也不需要再读下去,就得到了我所需要的:因为读到这节末句时,就好像有一线平静的亮光照进我心中,排除了我一切的疑惑与黑暗。

我用手指搁在那一面,阖上圣经,平静地告诉艾力毕斯这一切经过。他想知道我读的是哪一段经文,我指给他看,他继续往下看,读到:信心软弱的,你们要接纳;他对我说,这最适合他本人不过了。他也因为从这教训中得力,于是就决意与我同往,虽然他与我的性格不同,且比我好得多,但这决心却是符合他的性格的。于是他去找我母亲,告诉她所发生的事。她因而雀跃不已,凯旋地称颂你,因为只有你有能力做到我们意想不到的事。她相信从我身上你已加倍地祝福她,超过了她连日来哀苦祈求的。你使我悔改归向你,甚至不求有妻室,或对世上有任何希求,只求站稳在信心的准则上。原来这事你多年前已在异象中显示给她知晓,你已将她的哀怨变为喜乐,多过她所想所求的;这喜乐的珍贵、纯洁,远胜她希望从我身上得含饴弄孙之乐。

(选自香港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出版之“灵修经典名著小丛书”十五,蒙允刊载)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