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同路 忠心事主

 

为一个在困难中的基督教信徒,通过报纸向社会呼吁爱心帮助,这样的事恐怕不多。但今年初,在湖南省益阳地区沅江市为同一人反复呼吁了两次。事情是这样的:

湖南沅江基督教琼湖教堂有一位信徒叫皮献忠,从祖父起三代全家信主。1997年10月,他发现自己得了尿毒症。为了治病,他倾其所有,还欠了一身债。要治好尿毒症,必须换肾,而换肾,就要30万元人民币换肾费。教会的弟兄姊妹尽力相助,但也不能帮他解决如此巨大的困难。过了一年,这事被沅江报社的一位记者孙殉华知道了,他去采访了小皮,不仅自己倾囊相助,还为小皮的事登报呼吁。文章题为“谁能为我点亮生命的灯”,登在1999年1月5日《沅江日报》上。想不到今年4月22日益阳地区(沅江属益阳地区)的《益阳日报》转载了这篇“呼吁书”,影响的范围就更大了。但因近年沅江遭灾,沅江市教会内外的帮助还很有限,帮助扩大到整个地区,可能会好一点。

这件事让我们看到党的宗教政策贯彻得越来越好;也让我们想到教会与社会的关系,信徒与非信徒的关系。《益阳日报》与《沅江日报》都是党报,他们不因为皮献忠是信教的,对他的困难漠不关心。我们应该怎样处理信与不信的关系,皮献忠的遭遇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一些启发?

下面全文转载《谁能为我点亮生命的灯》。  (沈靖)

谁能为我点亮生命的灯

身强力壮的皮献忠万万想不到不幸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1997年10月的某一天,感到浑身乏力的皮献忠到医院检查,在并未确诊病因的情况下,医生为他作了胃出血治疗。一连数天,他的病情没有缓解。10月15日,皮献忠自动转院到湖南医科大学附二医院复查,经诊断为尿毒症,厄运自此和他结下了不解之缘。

悉知病情的皮献忠一下子掉进了冰窟,他知道尿毒症已如一只饿虎将他逐进了一条死胡同,强烈的生存欲望迫使他作出了孤注一掷的抗争。

皮献忠是北大乡五福村人,早几年他离亲别友到琼湖镇做临时工,1995年在中山街开了一个小店做玻璃生意,夫妻俩起早贪黑,苦心经营,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年迈的父母为了让他们安心做生意,将3岁的孙子接到乡下照看。皮献忠是个厚道勤快人,生意上的伙伴都愿意和他来往,遇到左邻右舍需要帮忙他肯下死力。他的心肠很软,有一段时间总有乞丐天天上门,他盛饭打菜给钱从不薄待,曾经有几次路遇生人落难,他毫不犹豫解囊相助过。好心的皮献忠得到了好口碑,生意也渐渐红火。不幸的是病情发生后,他到长沙住院治疗,妻子随同护理,生意完全荒废了。为了筹款治疗,他们变卖了家产,转租了门店,用光了积蓄,一年多时间共花费近14万元,欠债7万多元。要根治尿毒症,必须施行换肾手术,但换肾费用高达30万元,这对于穷途末路的皮献忠一家来说,无异于登天之难。为节约开支,他目前已撤离医院,每天在家里做4次腹膜透析。即使这样,每天的药费仍高达280多元。许多热心人给予了他无私的援助,医生们总是用最大努力为他减轻痛苦。位于银光路的银恋酒吧老板王跃军知情后,无偿提供酒吧给他的家人经营,且分文不取。他小孩就读的学校五福村小学的老师们主动照顾他的小孩,并免收了学杂费。小范围的援助仅是杯水车薪,热爱生命的皮献忠作了最坏的打算,他对自己年轻生命的过早终结表现无可奈何,但一谈起自己7岁的孩子、70多岁的父母和苦命的妻子,29岁的汉子面对记者涕泪长流:“我应该让他们能够过上舒心的生活,我的生命完全可以挽救,钱是我最大的难题!”

唏嘘不已的记者当场掏尽了衣袋进行捐助,并想以此呼吁社会好心人挺身而出。为一个年轻的生命,一个美好的家庭奉 献一颗爱心。

(原载沅江日报、益阳日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