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扫罗的发怒谈起

浙江 陈桂照

以色列人的劲敌歌利亚,被少年大卫用一石子击毙,以军大获全胜。班师还朝之日,锣鼓喧天,洋溢一片喜气。百姓欢呼雀跃,妇女们载歌载舞,迎接民族英雄。与这气氛极不相称的是扫罗王雷霆之怒:“将万万归大卫,千千归我,只剩下王位没有给他了!”从此扫罗视这后起之秀为眼中钉,脑汁绞尽,费尽心机欲置大卫于死地而后快。青年大卫落荒而逃,惶惶不可终日;王国混乱一片,多人无故受累。古人屈梭多模说:“与快乐的人同乐,比较与流泪的同哭需要更高的基督徒内心平衡。”可见,在晚辈、同工被推崇时,有平衡的内心,是何等重要。

内心的平衡,是一种崇高的品格。摩西不为不能入迦南而仇视约书亚,更为后生祝福;巴拿巴不为保罗能力胜己一筹会功高望重超己而不予接待,却是欢迎保罗。前者使以色列民顺利挺进迦南,后者叫福音事工广为拓展。一个能诲人不倦的长者配受敬重,一个推崇能者的同工配得赞扬,尤其在牵涉到自己升迁利害有关的时候。

然而,那“废”人不倦者,那忌贤妒能者,在当今教会不是没有。那些以“初入教不能作监督”的幌子,拒俊杰于千里之外,那堂而皇之地以凭2、3人定准为藉口,而对同工妄加诽谤;其司马昭之心,可想而知。而只有那些持崇高之内心平衡者,才能与同工携手共进、兴旺福音。

米利暗、亚伦为摩西受尊而内心翻腾,该隐为亚伯受宠而内心被妒火煎熬,一个导致会众停步不前,一个酿成“历史第一惨案”,至今历历可辨,触目惊人,这都是内心不平衡作祟继而为邪恶所控制利用产生的恶果。

我看,扫罗假如平衡内心,正视人们所加给大卫之荣誉,为拥有一精明能干的手下而欣喜,给予提拔,加以重用,最后决不致落个全军覆没、家破人亡。如果今天教会中有一后生大才,能以重用,岂不成教会一大福气?如果今天教会中有一出类拔萃者,予以推荐,加以带领,岂不让教会复兴有望?话虽简单,一个能平衡内心者却大不简单。只有经历与主同钉十架的人,才拥有这崇高的品格!

关闭窗口